阿竹

为什么一次只能放一张,好麻烦。


去年的画的了,今年再接再厉!!!!


只是个脑洞

文渣,慎点。

这只是个人脑洞,各位看客看过就好。

并没有完全承袭金木原本的性格。



梅雨季,总是下着淅淅沥沥的雨。


有人欢喜,有人忧愁。


不知道他属于前者还是后者,我任性的认为他是前者,因为他难过的时候总是一言不发的看着窗外,我知道,他是在等,等雨。


我不喜欢雨,它会让我变得焦躁。我喜欢雨声,雨声会让我变得安静,安静的忘记焦躁。


我撑着下巴,看着窗外雨滴不急不缓的落下来,落在石板上,无声的溅起一朵又一朵水花,如果有光的话,它必定会更加美丽才是。


可是它是雨,就算是它期盼太阳,也不得见。


我觉得我就是那雨,而他是我的光。


雨下的大了,啪啪的拍打着大地万物。我闭上眼,想要把这一切听得更加真切。


这一连串的雨声仿佛变成了音符,欢快的跳跃着,成了一段婉转动听的乐曲。


在那婉转的乐曲中我听见有断断续续的脚步声,踩着雨滴的节奏一步一步朝我这边走了来。


我睁开眼,视线从下至上的看向踏雨而来却有一身温柔气质的他。


我见到你了,我说。


他笑了,笑的非常温柔,他问,失望么?


我站了起来,与他对视,我也笑了,眼角溢出了泪:不失望。


比我想象的还要温柔,笑起来很好看,仿佛感觉有阳光洒落在我身上,暖洋洋的。


雨下的越来越小,几个呼吸之间就已经停了。我抬手拭去泪花,他身后远处的天空出现了彩虹。


穿着白衬衫,打着领结的他站在彩虹前面,明亮的黑眸灿若繁星,时不时有微风吹过,调皮的挑动他黑色的短发。他的嘴唇动了动。


然后我看见彩虹慢慢消失了,耳边淅沥的雨声越来越大,我还听见打在玻璃上的雨ben ben的声音。


揉了揉眼,我直视着他刚才站立的地方。此刻那个地方有许多的路人,形形色色,来去匆匆。


我仍旧是雨,而他是我的阳光。


在某些特殊的时刻,雨和阳光是可以相见的。


伸了个懒腰,余光看见桌上的摆台,轻轻的拂过照片,笑意清浅。


照片上是一个男孩子,穿着白衬衫,打着领结,外面穿着一件黑色西装马甲。圆圆的眼睛看起来有些可爱的,漆黑的眸子仿佛星海中闪耀的明星,褶褶生辉。左眼虽然带着眼罩却也并不影响他那可以感染到他人的明媚笑容。


我站起来,把相框拿在手里,正面朝着窗外。向左边伸直手臂,让他与我在同一水平线,想起之前他无声说出的话,谢谢你。


我才是,要谢谢你啊。


为什么一次只能放一张图片π_π好不方便


至今都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花,晚上随手拍了一张。诸位看客看完也就作罢。